事已至此

偶尔收起狼狈不堪的过去,收起一份无法改变的情事,只是因为这时的你,需要去看明,天上游动的云,以及云下呼吸的自己。

但愿这一切是美好的,且易于懂得。这样才值得去想象。
我默默的,不知从何时开始,已习于这样的生活。
走遍一村一庄,看过青黄的菜田,兀荒的山峦,泛滥的流水,以及陌生的面孔。
是迫于无奈,才转折的生活,却淡淡而从容的翻转一面,其中的习惯——二十四小时的轮休工作,过早透支的生命力,不断流失在语语声调间。

事已至此。

是啊,事已至此。
我只得这样过下去,如同许多失恋的情侣,失意的商人,失宠的妃子……还是得过下去。
只是,如同开头所说——但愿这一切是美好的。
而此刻的唠唠叨叨只是暂时的苦恼。

我将电台转了一个频道,阳光是否会被唱了出来?

如果

旅途中的肩膀
沉重异常
无力抵抗的海浪
似安息的哭喊
夜里的星空璀璨
幻想催生麦穗
成长
变成背囊里
微潮的干粮
可是
千年的路程漫长遥远
可惜
万日的等待终沦一瞬
我带着沉默和迷惘
自私的
倔强流浪
仰或绝望的
重返故乡
如果
给我一个如果
年岁如果敌走磨障
时间如果追过逝川
我会
朗朗诵唱
踏过无量沧桑
一手莲花盛放
另一手菩提须长

湮灭的尘事

很多时候都失去了感官知觉,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地又身处何时。
后背的疼痛感渐渐变成伪装的笑靥,你必须告诫自己,你要去的地方还很遥远。

我总是这样变着法子给自己讲道理,好像这样才能把世界看个透彻。
但让人嘲讽的是,讲道理的人是个十足的白痴。
这是多么愚蠢的行为,可惜我并不知晓。

可能,一直以来我做过了很多蠢事,一些我自以为聪明、潇洒的事情,却无奈这一切最终都是湮灭的尘事。
但我幡然醒悟的可能性极低,所以这样的蠢事我还会继续做下去。
至于什么时候才到头,那将是个无边无际的尽头之处了。

 Author
 Category  Recent posts  Recent comments  Link